大文学 > 历史小说 > 苟个富贵盈门 > 第七十八章 落实了
  崔颖到底还是跟着徐义回头了,好像心情还很愉悦。

  真搞不懂这时代的女子,自己也没做什么,她怎么就阴转晴了呢?

  难不成挽留就是最好的表达?

  “我去看滩涂,偶入林间,唐突了人家跳舞。”

  “崔颖,她真的很漂亮,比你还漂亮。”

  怎么又来了,莺娘呀,唉,真没法说,徐义做不出训斥莺娘的事。

  “确实是美。她是河南府士曹参军杨玄璬的侄女······”

  “哦,若是这样,她进门做个妾也可以的。”

  徐义真不知道怎样对话了。哪跟哪呀?自己本意是解释,不是要贪多。

  怎么崔颖是这般说法······

  徐义摸了摸额头,无语了。还需要斟酌怎么把话题说下去。

  杨玉环,必将是这个时代的风华,他徐义承受不起。

  “莺娘,杨玄璬的侄女,她是我消费不起的奢侈品,就像我不能奢望把整个渡口全揽在怀里一样。”

  “人贵有自知之明,我徐义知道自己吃几碗饭,不做那些不切实际的遐想。”

  到底是不解风情呀。这样的解释还不如不解释。

  果然······

  “一个小吏的侄女,有什么了不起?就是她祖上有过辉煌,现在也不过是个破落户而已。”

  “长的漂亮又怎样,纳妾纳色,莺娘我不在意她!”

  “她有什么呀?会跳舞又怎样?无非是取悦于人尔,若能进徐家,是她的造化才对!”

  乱了,真的乱了。这话题越说越偏离了徐义的本意。

  怎么说?难不成自己做个神棍,就说从面相上看出了她那可怜又悲催的命运,看到了她过几年会是王妃,然后会成为当今圣人的宠妃?

  谁信?反倒会更加让崔颖疑惑,说不定牵扯的事情往别处拐。

  “自古红颜多薄命,恹恹无语对东风。颍娘,我徐义不贪色,能让你俩垂青,我已经觉得荣幸了。”

  “做人要懂得节制,任何人都不可以把所有的美好都拥有,即便是圣人都不可能。”

  “能遇到你们,我已经很幸运了,能跟你们执手相守,我不能也不敢再去奢望什么,人要懂得珍惜手边的幸福。”

  话虽然含糊,这也算是徐义第一次表白吧。

  还是有用的,莺娘没反应,颍娘却脸红了,又是一次娇羞。

  早知道这样有用,何必说前面的那些废话?差点拉不回来。

  “徐义,把

  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3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