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文学 > 其他小说 > 树海林深 > 第一百一十六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
  我起身走出家门。在湖边坐下,扣上帽子,吹着冷风。

  我是来放空的,努力过后,发现什么都没放下,什么都没空出。

  以前觉得疑惑太多,现在觉得答案太重。那个只知道向前冲的愣头青终于发觉,原来为数不多人选的路,这样难走。

  “你怕了?”白三忽然问道。

  这家伙平日里甚少主动跟我说话,今天倒是稀奇。

  “不敢怕。”我回道。

  “很好。”白三道,“我还没在你手上喝过一滴血。”

  “请你喝桑半落不行吗?”

  “桑半落兑血。”白三道。

  我嫌弃的皱着眉,“你这是什么刁钻的口味?”

  白三淡淡道,“论口味刁钻,自问不及上仙。”

  我笑道,“这个我不反驳你。”我顿了顿,“白三,刚才多亏你听上仙的,停了下来。”

  “我只是服从主体,是你想停下。”

  我翻了个白眼,心道,死要面子!怂小粉就怂小粉呗,哪个不怂他?承认又不丢人。

  刚才我的心态我清楚得很,我根本就没有罢手的意思。我甚至希望,白三那时可以无视小粉的阻拦,直接拧下火哥的头。

  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如果小粉不在,我是不是真的没有办法控制自己?

  我说道,“对了,你这测谎的本事是从什么时候有的?”

  “与生俱来。”白三毫不谦虚。

  我懊恼道,“你怎么不早点出现啊!白爷那老头才是最该测的!”

  “兴致这么高,赏月呢?”水墨走了过来,递了一根烟给我,他望了望天,“瞧见嫦娥和大白兔了吗?”

  “我对住在蟾宫里的人没兴趣。”

  水墨笑道,“对对我想起来了,你之前在林子里还被一只蛤蟆吓得够呛是吧!当时白爷怎么说你来着?哦对,白爷说你他娘的是狼!怕蛤蟆?”

  我笑了笑,那老头当时的确是这么骂了一句。

  我对白爷的死始终坚持,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一个浑身都是疑点的人,死后尸体在哪里都能成个谜,还真有他的!

  白爷,会不会跟我们一样,也有灵态呢?

  水墨在我旁边盘膝而坐,掰着手指,“收获有三。其一,雪山葬子的人是杜太阳。其二,杀白二爷的人是降灵。其三,当日让管家杀白爷的人是降澈。”

  全都错了。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。以前分析后得出的结论,都错了。

  水墨继续道,“要我说以前啊

  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 第1页 / 共4页